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小说 > 浪漫言情 > 蒋温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蒋温纶)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蒋温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蒋温纶)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蒋温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蒋温纶)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类型: 浪漫言情 作者: 籽月 主角:
更新: 2020-10-17
简介: 蒋温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蒋温纶)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为您推荐: 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蒋温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蒋温纶)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剧情简介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蒋温纶,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假白兔真饿狼没事就爱看个话本的戏精攻×真白兔假土匪只想甩掉锅的迷信受,1v1HE蒋温纶是个只想平淡生

《蒋温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蒋温纶)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章节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蒋温纶,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假白兔真饿狼没事就爱看个话本的戏精攻×真白兔假土匪只想甩掉锅的迷信受,1v1HE蒋温纶是个只想平淡生

蒋温纶内容介绍

想来这景云往常也当是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哥,可当下却捧着一个粗糙的陶碗狼吞虎咽,吃完之后还红着一双兔子眼同自己说“麻烦大爷了”。
那声音轻轻软软,让自己这个可攻可受的真断袖有些经受不住。
温纶暗骂自己两句“禽兽”,反省自己万万不能真成了土匪,白上了这么多年的高等教育。
内心正在挣扎纠结之际,景云又开口了:
“不知大爷们过冬需要多少银两?我……好写了数目,让仆从尽快凑齐。”

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蒋温纶全文阅读

一般来说,这土匪们每洗劫一次,大户们就得至少缓个七八年。若是碰上凶残些的,怕是门楣就要倒在这一代了,所以也不怪这景公子如此担惊受怕,说个话都小心翼翼。
温纶的右手轻轻握拳,在额头上敲了两下,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心中默背十遍,随后抬头开口道:“景公子不必写书信了。”
景云听到这话以为是土匪们要送自己上路,惊恐的神情又浮上了脸。
温纶一看这少爷会错了意,赶忙解释道:“方才忽然下了雨,山路难行。待过了雨天,我就送公子下山。银钱什么的就不必了,给上五两车马餐食费足矣。”
“五……五两?”景云一脸的惊诧。
温纶暗自忖度着是不是要多了,当下一些小官的岁俸不过才八十多两而已。
“那……三两你觉得如何?”
景云现下已经不止是惊诧了:“大爷您……要三两?”
还多啊?不应该了吧。好歹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
“不能再少了。”温纶蹙眉摇头。
景云抖抖索索从怀中取出一枚玉佩,递给温纶:“这、这块能换二十两,大爷可否放我下山?”
蒋温纶:所以原来是我没见过世面。
他接过玉佩来回看了看,说道:“公子只需给我三两,多出来的就当是我欠下的,改日定当奉还。”
不是温纶白莲花,而是他想着第一,景家被张老虎那厮洗劫以后,估计也就不剩什么了;第二,这是不还想要人家一颗珠子嘛,先客气一些,后面更好开口。
“不……不必……”景云还没说完,就看见温纶走到桌边大笔一挥,洋洋洒洒写下一张欠条塞到自己手里。
“我们寨子从来不做亏心事。”温纶拍了拍景云的肩膀,“这几日就委屈景公子在我们这山上小住,待雨过天晴路途通畅,我就送公子下山。”
说完,他便离开床边,从桌上的木头盒子里取出两枚丸药,用温水送下,又转身从柜子里另取了一床被子,在桌子边上打了地铺。
“今夜时候也不早了,景公子快歇息吧。”
“好。”
应这一声时,温纶是背对着景云坐的,所以自然没有看到景云那张白兔变灰狼的脸。
烛火吹熄,洵山寂静,连虫儿都不语了。
景云望了望床下呼吸平稳的蒋温纶,伸出一只手去想碰碰他的面颊,却又在即将触到的时候停了手:
“你竟是有胆将我忘了。”
他的声音很低,惊不醒人。但躺在地上的温纶却似是听到了,眉头微微蹙了蹙。又好似没听到,哼哼唧唧翻了个身背对着景云继续酣睡。
景云抿着唇笑了笑,把手收了回去。
第二日,睡了一夜冷地板的温纶只觉得浑身都被人打了一样,约摸着是夜里湿气重,又着了风的缘故。
他揉着肩膀起身,抬头去看床上的富家公子。未曾想景云早已起了,被褥整整齐齐地叠放好,而富家公子本人正在收拾他的这间狗窝。
“景公子……真早啊。”温纶揉了揉眼睛。
景云还是有些拘谨的模样,恭顺地低下了头,“大爷”两个字还含在嘴里没说出来,温纶就阻了他的话头道:
“景公子不必如此担惊受怕,我叫蒋温纶。如若不嫌弃,你唤我蒋兄或是温纶都可以。”
“温……温纶。”
温纶长舒了一口气,可算是不给自己叫“大爷”了,那称呼实在是恶俗又折寿。
他把铺盖卷了卷扔回柜子,之后推开单薄的窗户。
外面已经从小雨变成了瓢泼,并且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看来景公子得在我这陋室里多委屈两日了。”温纶瞧着景云道。
“无妨,无妨。”景云连连摆手,“先前我只当是让土匪给绑了回来,未曾想到温纶与那……与那‘擎天刀’并不是一伙的。”
Emmmm,这个怎么说呢,蒋温纶觉得自己很苦恼。
洵山匪首姓蒋,绰号擎天刀,这传闻中描述的的确是自己,可终究又不是自己,甚至不是这个原身。
他醒来的时候试探过,原身也是没什么武功,所以“擎天刀”这个极不和谐的绰号很有可能就是张老虎作恶时留下的。
大家只知道洵山上的土匪头子姓蒋,却又没见过真人,就这么误打误撞地把这个外号安给了自己。
但是这些误会根本没法同景云解释,只得尴尬地呵呵笑了两声:“山上的土匪多了去了,又害怕官兵,所以几乎所有寨子打劫都用的是我的名号,之前管过也管不住。见怪不怪,见怪不怪。”
“温纶?温纶可起了?”
蒋温纶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蒙岚的呼唤,他连忙过去开了门。
“岚兄何事?伤可好些了?”
“先不说我,”蒙岚面色有些凝重,“刚刚肖湛过来同我说,昨夜里张老虎让褚阎王给逮住了。”
温纶一愣:“他不是逃得挺快?”还窜得很早。
“官兵来的时候,他和我们一起往东边跑,许是溜回西边的时候被抓……的。”蒙岚一顿,忽然看到了屋里的景云,随即就改了口,“景公子身体有无大碍?”
景云立刻走上前来恭敬作揖:“并无大碍。昨晚多谢……”

蒋温纶免费阅读

“这是我的兄弟,蒙岚。”蒋温纶抢在对方要叫“大爷”之前做了介绍,他不想再听到那个名词。
“多谢岚兄相救。”
“应当的,公子不必介怀。”蒙岚摆了摆手,拉着温纶便出了门。
“咱继续说张老虎的事儿。刚刚我还想说,张老虎不仅本人被抓住了,而且连老巢都被一锅端了。”
“只用了昨晚一晚上?”温纶诧异道。
“是。”蒙岚点头,“出手的就是昨晚追杀我们的那些士兵。”
温纶心道:到底是全天下出了名的将军,之前那些官兵土匪在他面前一点儿也不够看。
“虽说这也是张老虎的寨子最靠近山脚比较显眼的缘故吧,”蒙岚劝温纶道,“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打算打算了?先前你不是计划着要下山往京城走?”
确实该打算了,他可不想穿越过来没多久就去吃牢饭或者被砍头。
“等这雨一停,我就送景公子下山,顺便当点东西换存粮,先能躲过褚阎王剿匪再说以后吧。”
“那我同你一起去。”
“你们先别轻举妄动。”温纶交代道,“山下风声那么紧,你们又都是常下山的,不如我这个不怎么露脸又不会功夫的人去,还能少引些注意。再说下山采买这种事我又不是没做过,实在不行就放信号叫你们帮忙,洵山的路我比谁都熟,还能把我丢了不是?”
“可是你身上的伤……”
“都养了一个月了,伤口都已经愈合,继续憋在寨子里只怕才是要出毛病的,不如出去走走。”
“那……”蒙岚很不情愿,“好吧。有事情一定记得给我们放信号。”
“那是当然。”
只是借钱这种事说起来容易,真要做可就太让人难受了。
温纶面对着景云,不由自主地开始挠脑袋。
景云打量着温纶的表情,开口问道:“温纶可是有什么难言之处?”
有啊有啊!我没钱吃饭了!温纶内心在咆哮,但是借钱的话到了嘴边又从直白变成了委婉。
“山上的存粮见底了,”温纶粥碗推到景云面前,脸色有些纠结,“我可能要尽快下山采买些粮食。”
“可是银两不足了?”景云十分善解人意。
“是。所以不知景、景公子能否借一颗……”温纶一咬牙,“靴上明珠?”
景云顿了一下,微微低头看了看,之后冲着温纶一揖手:“温纶与岚兄将我从土匪手中救下,又对我如此善待,于我乃是大恩,景云定当相报。一颗珠子又何须温纶如此难言?”
说着,便拽下一颗放入温纶手中,又问道:“一颗可足?”
“足矣,足矣。”这下轮到温纶战战兢兢收东西了,古代同胞都是这么淳朴善良的吗?
“我送公子下山时,还请公子在当铺等我片刻。我好把那玉佩的价钱一同加算,写张新的欠条给公子。”
景云还要推辞,却抵不过温纶的一再坚持,终是同意了。
两日后,天气放晴,***的山路也被晒干可以通行。温纶挑了个人少的时候,骑上寨子里仅有的三匹瘦马之一,带着景云下山换粮去了。
没办法!实在是没法多匀出一匹马来给景云。剩下的两匹,一匹蒙岚要用,最后一匹当驴当牛。
所以就算自己是断袖,美人在怀会很热,他还是得拉上景云共乘一匹。景云看起来也不甚在意,反而对自己又千恩万谢。
原身对山路熟悉得很,对洵城的模样也是记忆颇深,脑子里甚至还能浮现出城中小集市的样子。
“温纶住在山上多久了?”景云问道,“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好奇,像温纶这般良善知礼的人,为何会一直留在洵山之中?”
温纶脑子里只模模糊糊记得原身少年时爬山的模样,便同景云说道:“十几岁的时候流落至此,举目无亲又别无他长,便在这山中落户了。后来遇到些被迫上山的兄弟,也就一起同吃同住。日子一长,竟觉得如此生活倒也不错。”
“那之前呢?”
“之前的事情都记不太清了。”温纶坦然道,“上月我受了伤,生了一场大病,约摸忘记了许多。”
景云脸色暗了暗。
竟是受了重伤。
“那现在如何了?”
“你看我这副样子不是挺好?就是入了夜会头疼,服几粒药也就没事了。”温纶拍了拍胸脯,以表示自己的身体状况很好,“许久不下山,倒是有些想念集市上王阿婆家的炉果。不过就是山下褚阎王来剿匪,”温纶继续道,“想来也是不能得闲去吃了,先能平安回山再说吧。”
“褚……阎王?”景云的嘴角抽了抽。
“就是京城那位大名鼎鼎的明威将军,”温纶同景云玩笑道,“他奉命来洵城为民除害,我们这些‘害’又怎能不躲一躲?”
“温纶又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想必也是不怕官府追查。事出有因,解释清楚便好。”
“话不是这么说的,”温纶摇了摇头,“此番剿匪,朝廷终是要抓住匪首杀一儆百。传闻中那个作恶多端的匪首便是我,就算我有心解释,张老虎那帮人也必定会抓紧机会给我甩罪名好减轻他们的罪刑。所以这一次我必须得躲了。”
景云眉头似是蹙了一下,又很快舒展开。
“我们直接去当铺吧?”温纶一本正经。
“好,”景云不再多说,“就当我先帮温纶解燃眉之急。”

小编推荐理由

穿越后就一直顶锅 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