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 > IT资讯

我们是后浪|机器人,“乖乖听话”

时间:2020-12-08 10:22:21 来源:三六软件园 作者:佚名

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站在新职业的“风口”披荆斩棘、乘风破浪,在大家不太熟悉的领域中发热发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推出《我们是后浪》系列报道,对新职业从业者进行蹲点式采访,通过讲述他们的奋斗故事,看他们与时代新需求同频共振,一起感受令人心动的山东后浪们。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巩悦悦 王凯

搬运、码垛、焊接、涂胶……这些过去人工干的活儿,现在由工业机器人就能实现。而完成这一系列工作,只需在手机APP下单即可。

以金色书签为例,从取料、搬运,再到打印完进行包装,制作金色书签的整个制作过程一气呵成,不到两分钟,一枚金色书签就制作完成了。而让这台工业机器人“乖乖听话”的指挥官,就是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

决定机器人“能不能走直线”

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就是通过给工业机器人发送不同的语言和指令,让其按照预定的路径和姿态去运动,最终完成需要让它达到的动作。

“工业机器人的大量使用,对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的需求剧增。”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的肖永飞博士常年致力于机器人研究,他告诉记者,很多行业都需要工业机器人,但如何把工业机器人集成到生产线上,就需要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来实现了。

2019年4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位列其中。

对于这个新职业,人社部门给出的定义是:使用示教器、操作面板等人机交互设备及相关机械工具,对工业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工作站或系统进行装配、编程、调试、工艺参数更改、工装夹具更换及其他辅助作业的人员。

说白了,就是通过给工业机器人发送不同的语言和指令,决定它们“能不能走直线”,让其按照预定的路径和姿态去运动,最终完成需要让它达到的动作。

工业机器人的出现,不仅能提高生产效率和品质,还能减少人工成本,有的甚至深入到企业的心脏。目前,工业机器人被广泛于汽车制造业、家电行业、铸造行业等领域,涉及到大众生活的方方面面。

举例来说,大家网购的快递件堆积成山,仅靠人工分拣耗时长、工作人员也会疲惫。这时候,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通过编程设置操作程序,让工业机器人快速完成快递件分拣。

来到山东栋梁科技设备有限公司的第一天,“95后”孔德国就看到了上千台工业机器人,震惊之余,他梦想“有一天自己能够操纵机器人”。

“玩儿出来”的成就感

在制造样机的过程中,如果发现操作不合适,某个零件就得报废掉了。但有了数字化双胞胎技术,就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它允许设备在没生产出来之前,让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与实体样机并行工作。

“大的像变形金刚,小的能深入到咱触碰不到的地方,通过编程来指挥工业机器人的行动,我觉得很有成就感。”即便已经跟工业机器人打了两年交道,但一谈及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这一职业,孔德国直言“特别好玩儿”。

人们想走直线,是由大脑发送行走的指令,放到工业机器人身上也是一样的道理。那么,如何才能让机器人乖乖听话呢?

孔德国介绍,通过编程给它发出不同的语言和指令,规划它的路径。之后进行示教(确定目标点),驱动工业机器人点对点抵达目的地。

今天想让工业机器人进行搬运,明天可能需要它根据视觉来抓取。要想“指挥”工业机器人完成任务,就要求工业系统操作员掌握学习不同型号机器人的编程语言。其实,进行不同内容的编程与调试,正是这份工作的乐趣所在。

刚入职时候的一次失误,让孔德国至今难忘。

“那时我刚接触机器人,由于工作失误,一台工业机器人发生了碰撞,机器人的手爪把外部工具给撞坏了。”从那以后,孔德国每次编程、示教都非常仔细,一点一点慢慢去实现路径优化,“我的目标没那么高大上,就是慢慢去超越,成为对公司有用的人。”

“就是大专生,因为对学历没有太大限制,才有幸进入了这个行业。受我影响,身边很多同学都加入了进来。”在孔德国看来,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的薪资待遇也远比身边同龄人要高,“现在一个月能拿到七千元左右。”

入职门槛低,并不意味着企业对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的要求低。山东栋梁科技设备有限公司工业与教育研究院院长刁秀珍介绍,部分院校在工业机器人相关专业的设置与社会需求有一定差距,导致培养出来的学生很难满足企业需求。“这就要求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具备很好的学习能力,能够快速赶上整个技术发展的步伐,同时还要有一定的创新能力。”

“感觉自己像个指挥官”

22岁的孔德国介绍,要想“指挥”工业机器人完成任务,就要求工业系统操作员掌握学习不同型号机器人的编程语言。而进行不同内容的编程与调试,正是这份工作的乐趣所在。

以开头提到的金色书签为例,工业机器人在接到制作金色金属书签的订单后,自动化仓储工作站的直角坐标机器人和搬运装配单元工作台开始工作。直角坐标机器人将制作金色书签的金属原料从原料仓库中取出,AGV移动机器人将其传输到搬运装配单元工作台。智能机器视觉站对传输来的书签颜色进行视觉判断,发现是用户选择的金色书签后,六轴机器人就会把它抓取到激光打标机下,完成个性化图案打印。打印完成后,AGV移动机器人载着打印好的金色书签成品送至自动化仓储成品工作站。

在山东栋梁科技设备有限公司,记者眼前的上百台桌面型工业机器人活动于两个工作台,动作流程和工厂里见到的完全一样。这些小型机器人经过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的编程与调试,在实现各样的动作功能之后,才能“放大化”,最终到实体企业进行真正的生产。

“90后”华德印入职三年多了,依然对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这份工作保持着新鲜感,“机器人所有的动作都是通过我的设想和设计实现的,它不会抗拒我的指令。在这一点上,感觉自己就像个指挥官。”

2016年,因为一个契机,当时还在山东交通学院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学习的华德印参加了全国职业技能大赛,并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也正因此,他选择了这个新职业。“对我来说是投其所好,感觉学的更开心,工作起来也更开心了。”

华德印的父母对儿子工作一点不了解,但每次跟亲朋好友说起来都很骄傲,“我儿子可厉害了,能操控无所不能的机器人。”但华德印对自己有着清晰的定位,工业机器人将来会在很多领域代替人工,人的工作有多复杂,它的工作就有多复杂,这无疑对他提出了更高的专业要求与挑战。

前段时间,华德印接到一位客户的订单,对方要求人工进行的包装和码垛,全改成工业机器人来操作。“我要根据客户所需要搬运的物体重量、尺寸进行工业机器人选型,然后再根据要求编写包装、码垛的动作,随后进行整个路径的规划与调试,最终保证这个项目能满足客户需要。”

想让机器人听话并不容易,调试一台机器人花费的时间,短则五六分钟,长则两三天甚至更久。但对华德印来说,这正是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的乐趣所在。

数字双胞胎的“超级大脑”

生产线上的工作没有人员参与,仅通过程序指令就能控制工业机器人做工,实现这一切的“超级大脑”——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是不是有点酷?

其实,在制造样机的过程中,如果发现操作不合适,某个零件就得报废掉了。但有了数字化双胞胎技术,就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它允许设备在没生产出来之前,让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与实体样机并行工作。

如何来实现的呢?刁秀珍介绍,电脑上的3D模型对应着实体样机,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可以通过编程验证动作流程是否合适、验证机械结构是否有碰撞。一旦有问题,数字化双胞胎技术就可以直接反馈出来,让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来修改。在整个过程中,实体样机的生产加工与系统操作员的模拟调试同步进行,压缩了整个产品的开发周期和生产周期。

一个月前,枣庄科技职业学院生丽君通过校企合作来到了公司。“跟书本上学到的有很大差别。打个比方,我们在学校里看到的工业机器人都是调试好了的,来了之后真正了解到设备内部的程序控制,感觉还蛮有意思的。”

肖永飞认为,工业机器人行业是个综合性学科,涉及控制、编程、机械等各个专业,目前国内开设机器人专业的学校不是太多。对企业来说,也很难招到一个全能的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

2017年,教育部、人社部和工信部联合发布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预测,到2025年,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领域人才缺口将达450万人。这也从侧面说明,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的就业前景非常广阔。

随着近年来制造业的发展,企业对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纵观整个行业,要求他们不仅懂工业技术操作,还要学习与工业技术相关的技能,因为企业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除上述技能之外,企业还希望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有一定的学习和创新能力。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赶得上技术发展的步伐。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精品推荐